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久久最新热视频精品店_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1-22 05:51:35

久久最新热视频精品店

舌尖上的挖藕人, 为你揭开这个不为人熟知的职业!

这是朝影夕读的第116篇原创 “夏采莲子冬挖藕”,素有鱼米之乡之称的赣中,湖泊纵横交错,盛产莲藕,每到冬天正是收获莲藕的季节

冬日挖藕人文 | 朝影夕读有句老话专门形容挖藕人的辛苦:“辣椒咽谷酒,苦命人挖藕,人去烤火,我往湖里走

”一月正值数九寒天,寒风料峭,罗坊镇湖头村上千亩的藕塘进入了采挖旺季

一大早,老胡和同村人便来到这片荷塘开始一天的劳作

顺着枯干的荷梗,挖藕人用铁铲一路翻开淤泥,动作娴熟自如

藕塘由老板承包,挖藕都是湖头村里上了年纪的人,他们平时在家种地,农闲几个月便来挖藕

湖头村的藕全部为细长的“湖藕”,根基较深,抽干湖水借助铁铲挖,一天只能挖百十斤藕,每斤两元的人工费,挣点辛苦钱

春节临近,更是莲藕需求旺盛之时,他们要赶在春季之前将全部莲藕一根根挖上来,卖个好价钱

为了多挖藕,老胡顾不上回家吃饭,老伴将饭送到藕塘,天寒地冻,咕噜几口酒,驱下寒气

老胡今年75岁,性格有些固执,子女已成家,都不让他来挖藕,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老本行

每次下水,挖藕人至少要干三四个小时,中饭都在藕塘边简单吃点充饥,然后就继续下塘劳作

他们从秋收后,一直干到来年的四月份才结束

几天后,一场大雪降临,此时冰水刺骨,残败的荷梗歪歪斜斜,寒风让这片藕塘愈发萧瑟

气温零度以下,一般人在荷塘边很快就被冻透了,挖藕人依然活跃在藕塘,一些身体不好,吃不了苦的逐渐退出了这一行

在罗坊镇三十公里开外的新溪乡下埠洲村的一片荷塘,同样活跃着一群挖藕人

与湖头村挖藕人不同的是,他们是职业挖藕人,十多人的队伍,来自姚圩乡,由老宋牵头,长期活跃在新余及周边地区,他们熟悉每一块荷塘的面积、藕的产量、淤泥深浅等情况

与“湖藕”不同的是,这里种植的是粗壮的“塘藕”,挖“塘藕”只能借助简单的工具,双手在淤泥中刨挖

挖藕人弓着身子,两只手在泥水中不停地划动着,直到一整支藕被完整地挖出来

寒风中,挖藕人小心翼翼地将莲藕捧在手上,就像捧着一件来之不易的战利品

常年泡在水中,皮肤粗糙无比,还经常被泥里的利物划伤,指甲缝隙里有一圈洗不掉的黑泥,很多人因此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

“塘藕”比较容易获得,正常一天可以挖三、四百斤,每斤有一元的报酬

傍晚时分,老宋和同伴们将挖到的莲藕收集到一起搬运上岸,然后洗净

藕贩骑着摩托车早已在岸边等候

洗净后称完重量,交给藕贩,老宋和同伴们便结束了一天的劳作

他们在这块荷塘干了三天,谈到这几天的收入,老宋直摇头:“划不来,这里的塘泥带沙,不好挖,产量又低,一天只挖了一百来斤,不挖了明天去西力江挖

”荷塘承包人老陈面露难色,好不容易抽干,只挖了三分之一便没人愿意继续挖,剩下的将全部烂在淤泥中,亏损好大

南方的冬天格外寒冷,连续数月的阴雨,迎来难得的晴天

与新溪一山之隔的姚圩镇荷浦村,一片残荷孤影下,是一片正待收获的藕塘

齐腰深的淤泥中每行进一步都非常的艰难,何师傅和他的“团队”在这片藕塘已经奋战了好几天

挖藕是个力气活,腿常常冻得难受,但上身基本不冷,因为上身需要使很多劲

挖藕还是个技术活,经验丰富、技术高的挖藕人挖出的藕不会断,没有损伤,卖相也好

阳光下,这些挖藕人就像一个个灵动的音符,让乡村的冬季充满活力,又仿若一个个小小的墨点,浸润着乡村岁月中宁静的画面

团队中年龄最大的是艾香根,七十二岁,年轻时就开始挖藕,这一行干了几十年,仍然动作利索

因为太辛苦,现在的挖藕人屈指可数,艾香根的外甥小蒋刚干了几个月,动作明显要慢得多

日落时分,何师傅和同伴们共挖出2000多斤的莲藕,每斤1元,每人可以分到300多元的收入,这是他们最为幸福的瞬间

挖藕很辛苦,夏天热,冬天冷,至于蚊虫叮咬、被蚂蝗吸血都是家常便饭

而且由于常年泡在水里,很多职业挖藕人或多或少都有关节炎

一根完整的莲藕,少说五六斤,重的有上十斤,长时间在藕塘里劳作,对身体是一项考验

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挖藕,干完这里,何师傅他们就要辗转到下一个藕塘,对于他们来说,没有比挖藕更适合他们

罗坊镇帮甫村,冬日的田野显得十分萧瑟,务农的人们等待着新一年的春耕秋实

只有村外的池塘边才能零星看到些许人影,这是一大片藕塘,远处几只白色的鸟正在翩翩起舞;近处,三名穿着笨重橡胶服的人,合着柴油机“轰隆隆”的声音,弯着腰,似乎在淤泥中掏挖着什么——他们就是挖藕人

他们穿着厚重的“防水服”,带着水枪,游走于一米多深的水塘里

藕塘里东倒西歪地竖着枯萎的藕秆,气温接近零度,寒风刺骨,挖藕人探下身去,大腿以下没在泥水里,俯下身弯着腰,摸到藕枝后顺势跪在泥里,一手握着高压水枪,一手抓住藕枝,随着水枪把莲藕周围的淤泥冲开,一条长长的莲藕就被拔了出来

挖藕人探下身,佝偻着腰,脸几乎贴到冰冷的水面,十指伸入淤泥

挖藕人必须穿着上十斤厚重的皮衣下去挖采,加上皮衣不透气还有池塘里面的淤泥,采藕的工作并不简单

现在已经一月份了,天气越来越冷,挖藕工作又增加了难度

池塘一般都有一米深度,一天在藕塘里泡上七八个小时,常人是真的难以忍受

下水挖藕的工服是完全封闭的,穿脱都比较麻烦,所以一般下水前要先上厕所,而且基本一天都不怎么喝水,时值寒冬,莲藕埋得深,必须跪着才能挖,这一跪就是几个小时

他们来自上千公里远的山东荷泽农村,今年56岁的侯佳贵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,做“挖藕人”有30多年,期间不仅养育了四个小孩,还在老家盖上了新房,“现在小孩长大了,我也没什么负担

但挖藕的技术在手上,还是想继续干下去

”侯明生是他的同村发小,比他小两岁,年轻时就一起干挖藕,据侯佳贵讲,他们村百分之八十的男性在全国各地从事挖藕

在塘里行走十分不易,挖完上岸时显得步履阑珊,见到他们的时,刚结束上午半天的劳作,长期的劳累,让他们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十多岁

老板将这一大片藕塘承包给他们三人挖,吃住在藕塘边的简易工棚,包吃包住,每斤两元的报酬,只要不下雨,每天可获得三四百元的收入

小杨和侯佳贵、侯明生是同乡,今年三十二岁,住在荷泽近郊,挖藕干了十多年

家里三个小孩,都已上学,家庭负担比较重

说到挖藕,他对这行还比较满意:“过段时间跟老板商量一下,价钱合适的话,春节就不回去,留下来继续挖藕”

傍晚,他们已经劳作了八、九个小时,爬出水面,结束一天的水中作业,收集好当天挖的莲藕

此时气温接近零摄氏度,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子一样,让人瑟瑟发抖,一般人在荷塘边很快就会被冻得不行

洗好的藕被放在篷布或小船上,装满后一起拖上岸

经过一番挑选,摘去多余的藕节,老板分别给他们称重,那一堆数百斤洁白的莲藕就是他们当天的劳动成果

侯明生告诉我,通过挖藕,一个人一年大概有五、六万元的收入

钱虽不多,却撑起了他们对生活的希望

由于藕身脆嫩,人工挖藕一直难以被取代

他们如同候鸟一样,穿巡在各地,每天以淤泥打交道,劳作七八个小时,平均每人每天挖出好几百斤藕,很多人手指骨节突出,患有风湿等病痛

当我们在菜市场感叹莲藕的价格偏贵,是否有人明白莲藕的来之不易?当食客们赞美着莲藕的鲜美时,是否还有人能关注挖藕人的艰辛?(大刘2014-2019年摄于新余)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